澳洲政府竟然帶頭開戰文理組?

澳洲教育部長丹特漢(Dan Tehan)在6月18日宣布,國內大學即將翻倍調漲人文社會科系的學費,而醫學和理工科系學費將調降,其中調降的科系包含教育、衛生、建築、數學、科學及資訊科技等,此政策目的是為了鼓勵學生選擇與未來就業更相關、更有用的課程,以提升大學生畢業後的就業率。

不過,該政策也引發澳洲學界和多數國會議員抨擊,丹特漢(Dan Tehan)發表完隔天19日立即發起請願要求教育部撤回此計畫;澳洲的全國學生聯合會針對此事發聲譴責,部分學生雖有降低學費的機會,但卻要犧牲成千上萬個被澳洲政府認定為毫無價值的學生。

澳洲教育部長丹特漢。(圖/截錄自ABC News)

丹特漢(Dan Tehan)發表的言論中指出,澳洲正在面對百年來最棘手的經濟問題,他認為必須從教育年輕人的專業技能開始做起,以因應後疫情時代的就業方向,進而推動澳洲經濟發展,並提到澳洲未來需要更多的教育工作者、衛生專業人員和工程師。

『理組>文組?』

在我們中正大學的校內論壇,也很常有「戰文理組」的事件發生,多數的爭執點也是在於

價值?

「理組生就是一群宅宅,不會打扮的宅宅。」

「文組生就是數學理化不好,連電腦都不會挑。」

產值?

「理組生薪水就是比較高啊。」

「我們畢業當老闆發薪水給你們這群工程師。」

知識?

「理組生只懂技術啦。」

「文組生只會背啦。」

筆者認為,以上常出現的觀點並非是客觀的比較,而是一種主觀的「爭辯」。

在培育理工人才的過程,確實是需要很多資本設備協助參與。相對於多數文組科系,過程通常需要培訓的器材,例如實驗室、電路板、元件耗材。這些其他成本(包含設備的更新)都讓理工人才的培育需要比較高的門檻,也有比較高的花費成本。

不過文組人才通常更願意關注時事,對時事關注的頻率比較高的情形下,在同樣一件事件中,他們的判斷比較不僵化,願意接納新的訊息,這也讓他們的視角比較多元,看待事情有很多不同的面向。而文組人才所需要培育的是核心競爭力,是建立在基礎被要求的學習上後,自身額外進取的主動學習。

「不要去輕視你沒有選擇的那一塊,所有人的專業都對社會有一定程度的貢獻。」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見許多優秀且熱銷的商品及服務,而這些商品被消費者喜愛難道全來自研發人才的功勞嗎?每件商品背後有多少人協力完成是我們無法得知的,但我們了解一件基本的產品是需要各部門的心力,設計品牌形象與產品美化的設計部門、推進產品銷售曲線的業務部門、以及五花八門庶務的行政部門等各團隊的貢獻。

因為這些經過人文社會科學素養的人才,使他們更能夠觀察人性;受過商業訓練的人才,能成為不同領域間的溝通橋樑,因為他們會以縝密邏輯說服夥伴和業者。

對於筆者而言,文、理其實只是選擇,即便現代社會有考試制度,也沒有人有權利阻擋我們選擇其中一個,重要的是當我們做出選擇後,都應該努力的朝這個方向前進,再我們有所付出後,反思獲得的成果是不是自己所喜歡的。

參考來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6-22/university-fee-changes-dan-tehan-capitalist-economics-analysis/12377498

(ABC News)

https://www.news.com.au/national/students-need-the-skills-to-grow-our-economy-out-of-the-coronavirus-pandemic/video/bdd7fb6ccfc6433db8b35ae59bd94e5e

(Au News)

https://www.skynews.com.au/details/_6165601863001

(Sky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