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後,地球成為最大贏家?】

 今年初爆發的新冠肺炎(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讓世界各國陷入了防疫的考驗,紛紛祭出各項的管制措施,其中「封城、封境」等隔離手段,杜絕了人類的活動,讓全球經濟陷入莫大的困境,但地球卻因此獲得了喘息。而氣候變遷、溫室氣體排放等環境保護的議題,也意外地成為了疫情影響下,從去年延續至今的熱門話題。
 

還記得去年下半年吵得沸沸揚揚的氣候變遷議題嗎?

沸沸揚揚的源頭是一項名為「為氣候罷課」的行動,該行動是位年僅16歲的瑞典少女桑伯格所發起的。桑伯格以簡單的言語、實際的行動成功引起了世界的關注,並吸引全球上百萬的學生加入行動,他表示「小孩通常不做大人讓我們做的事,而大人跟小孩一樣。既然大人不關心我的未來,那我也不在乎。」
備受矚目的行動,讓他成為新生代反氣候變遷代表,受邀至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上發表了演說,他大聲抨擊各國領導人對於氣候變遷行動的不作為,並強調未來十年是氣候變遷的關鍵。而他也因此獲選為2019年美國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

引發爭論:氣候變遷是個假議題?

桑伯格的行動,也引發了不少批評,像是法國總統馬克宏就認為桑伯格的立場過於極端,會造成社會的對立。而今年初,出現了另一位少女,他是德國網紅塞比特,他與桑伯格站在完全相反的立場,並透過Youtube等網路平臺發表看法。塞比特表示,人們不需要對於氣候變遷感到恐慌,溫室氣體的排放導致地球暖化,只是科學家及環保人士誇大的說詞。
德國少女和瑞典少女的立場,也是自2015年第一個具有拘束力的全球氣候協定《巴黎協議》通過後,人們對於氣候變遷的兩大立場:
1.人類造成氣候變遷,需要立即改善(桑伯格):從全球暖化的種種事實可見,人類活動有著加劇氣候變遷的現象。
2.對於氣候變遷議題持懷疑論(塞比特):氣候變遷議題是科學家操縱數據造成的,那些科學氣候模型並不可靠。氣候變遷只是自然循環的一部分。

防疫,如何讓地球獲得的短暫喘息?

人類生活中,最大的碳排放主要來自飛航、汽車及食用動物產品,而因疫情的緣故,許多工作、會議跟課程等皆改為遠距的方式,出國旅行的人也減少,有效降低了碳排放及其他溫室氣體的濃度。
最早爆發疫情的國家—中國,今年1月到2月之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5%。而主要來自燃燒化石燃料造成的二氧化氮,也因汽車、發電廠和其他工業設施的使用減少,排放量顯著降低,從衛星數據來看,整個中國上空的二氧化氮幾乎都消散了。
而另一個疫情嚴重的國家—義大利,因為近幾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有顯著的減少,電力主要依靠再生能源和天然氣,因此,疫情嚴重的北部,如同中國上空的二氧化氮濃度顯著減少,可以推測是因為汽車等自駕交通工具減少的原因。
此外,許多世界著名的觀光景點回歸原先自然寧靜的樣貌,像是義大利南部的威尼斯,因為觀光活動停滯,運河出現難得的清澈景象。

疫情之後,世界該如常運行嗎?

兩位來自歐洲的少女,凸顯了氣候變遷議題的正反衝突,人類究竟該如何面對這項牽涉著科學界、政治界的複雜議題,仍須更多的理性溝通及討論。
然而,一場影響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意外讓地球獲得了喘息,值得我們思考的是,到底甚麼樣的環境是我們需要的?
或許溫室氣體的排放與氣候變遷的正相關,只是一種巧合,但不可忽視的是溫室氣體排放造成的空氣汙染問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年因空汙造成的死亡人數為七百萬人,或許就像研究環境變化的學者所說的,「如果考慮污染,武漢肺炎對於死亡人數減少有正面的幫助。」
經歷這次的疫情,當天空出現難得的清澈、環境恢復寧靜美好的樣貌時,不禁思考過去,我們究竟為了經濟活動,讓環境付出了多少的代價。

或許地球正期待著,疫情之後,人類不再只是懷抱著回歸經濟活動的憧憬,而是擁有一顆愛護它的心;不再只是爭論著氣候變遷議題的真偽,而是實際做出環境保護的行動。

資料來源: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YOUTUBE、NASA Earth(twitter)、Pixabay、AFP
—by 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