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產業於商業結構下的濫觴

       「記者平均智商三十」

「少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

        記者於現代社會成為多數人開玩笑的職業,在搜尋引擎打出「記者」二字,接連出現的是貶低記者的字眼。

       2014年一位TVBS記者於合歡山報導當天積雪狀況,為了證實積雪厚度將溫度計插入雪堆,此報導刊出後立刻引發民眾討論,認為此行為有違新聞專業,甚至有民眾說:「台灣記者不意外。」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評論充斥社會,越來越多人排斥從事新聞產業,認為台灣新聞生態每況愈下。在這則新聞案例中,筆者認為記者一職普遍被大眾貶低的情形,實際上是受到「商業結構」帶來的負面影響,新聞產業中的生產者-「新聞工作者」消費者-「閱聽人」之角色共同影響媒體生態。

圖片來源:TVBS

【商業結構影響了新聞產製過程的時間與金錢考量】

       自由時報工會理事鄭鴻達說:

「以前記者的工作像是『貓抓老鼠』,等待半天捕獲一隻大獵物;但現在卻像『打地鼠』,哪邊有動靜就要趕快反應,大海撈針般地撈著網友會喜愛的資訊『但多數時間撈到的只是垃圾』。」

       新聞產業自戒嚴時期結束後,以市場機制運作,為了成為市場先鋒,每一家新聞媒體都在「搶快」、「取得獨家」。「即時性」成為新聞核心,新聞產製過程因為時間壓力,限制新聞呈現,讓台灣新聞常常出現斷章取義、未經證實、缺乏新聞貢獻的狀況,然而資金問題也成為新聞工作者做不出高品質、有內涵新聞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