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智利反性暴力國歌 看「譴責受害者」文化

被性侵 是我的錯嗎?-當我們將視野從國際縮小回台灣
「你怎麼會在晚上一個人走路?」
「你當時是不是穿太暴露?」
「去夜店就是要有心理準備會被撿屍!」
「酒就不應該喝這麼多嘛!」
反觀台灣,檢討被害人的行為也同樣存在我們身處的社會當中,多數性侵新聞發布後,隨之而來的是檢討被害人的言語。
從台灣衛生福利部的通報統計來看,台灣每年約有一萬五千件通報量,等同於每三十五分鐘就有一起通報案。性侵事件在台灣並非罕見,但因為「譴責受害者」現象,多數被害者不願向身邊親朋好友求救,選擇自己承受,深怕再被二度傷害。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在2017年公布一項數據:全世界約有一千五百萬名青少女遭遇強迫性行為,卻僅有1%會求助。
目前已有多數國家與機構開始積極鼓勵女性受到性侵時勇敢發聲,台灣勵馨基金會於2018年發起「#MeToo大遊行」,美國2017年《時代雜誌》也邀請5位性暴力受害者登上封面。
有人為女性發聲 那麼男性呢?
根據內政部統計,女性遭受性侵害的比例高於男性四倍,但男性受害者更不易於開口求助。現代婦女基金會展心復原中心社工督導陳靜惠分析,因為這個社會從小教育男生要有「男子氣概」,常會使人質疑「你不是男生嗎?為什麼會被欺負?」
「性別平等的落實是在於,大家不用再去強調哪一個性別比較好,或者特別去保護哪一個性別。」
我們在保障女性的同時,也要思考到當男性遭受同樣傷害時,是否有採取公平的考量措施。
資料來源:
By Vi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