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智利反性暴力國歌 看「譴責受害者」文化

「無論我人在哪裡或身穿什麼,那都不是我的錯。」
〈強暴犯就在路上〉(Un Violador en Tu Camino)隨著智利示威行動爆紅,成為反性暴力的「國歌」。
這首歌的歌詞,會不會讓你想起,身處台灣,當女性遭遇性騷擾或性暴力時,「譴責受害者」的父權慣性文化?
當我們將女性受性侵的原因歸咎於女性穿著暴露、在外拋頭露面、不懂得保護自己,同時是箝制女性身體,恐嚇女性繼續服膺父權做個「好女人」的慣性思維。
智利女性 人權受壓迫後的反撲
智利近兩個月來最大的反性暴力示威於12月5日晚間展開,數千名女示威者齊聚在被視為極權體制與壓迫代名詞的智利國家體育場,配著〈強暴犯就在路上〉並跳起了舞。
「我對今日的年輕女孩感到驕傲,這場演出代表了我們所有女性。」嘉拉朵(Victoria Gallardo)說。
71歲的嘉拉朵回憶,過去被政府關在體育場的女性犯人都被獄警騷擾和性虐待。曾有官方人權報告調查,幾乎每個女性政治犯都承受過性暴力對待。
性暴力 制度下的濫觴
「這首歌原本並不是『示威歌曲』,是抗議的女性讓它變得更有意義。」
智利從10月中就陷入全國性示威,抗議貧富不均、社會福利落後等民生因素,女性也開始對智利根深蒂固的「強姦文化」表示抗議。
這首歌於11月下旬開始出現在智利街頭,迅速傳遍拉丁美洲,各國相繼響應,歌曲爆紅現象反映民眾正面對國家暴力的社會現象。
〈強暴犯就在路上〉是由智利的女性主義劇團Lastesis撰寫,啟發自女性主義人類學家瑟嘉托的理論,性暴力氾濫的根源是「政治問題」而非「道德問題」。
父權體制下,警察、司法和政治機構對性暴力的漠視,形成了制度性的暴力,侵犯女性人權。
根據「智利反性暴力網絡」數據,2018年僅有約四分之一的性暴力案件得到司法判決結果。
智利的司法體制仍存在很多刻板印象與偏見,女權律師團體Abofem發言人海爾斯說:「在法庭審判時,受害者的生活方式和行為舉止常常被揭露出來,好像這樣就能合理化她們受到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