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斯里蘭卡(三) 訪談:對於家鄉的擔憂

圖片來源:路透社

沃德:根據新聞指出,斯里蘭卡國會提出了不信任案進而去否決總統新任命的總理,這也象徵一度認為斯里蘭卡會靠向中國的立場又再次回歸到了原點,鑑於這件事件的演變,您怎麼去看待?

Djindege:對於這項問題,以2018年的地方議員選舉為例,過去身為國會第二大黨的統一人民自由聯盟,在這次選舉中一口氣掉到第3大黨,是顯示前總統Rajapaksa的影響力依然非常深遠,對於背負了許多前朝的傾中決策而遭受罵名的現任總統Sirisena來說,這代表他可能還是需要Rajapaksa的影響力來獲得支持。但是在這次爭議事件中,我認為雖然經過最高法院以及國會的結論後確定Rajapaksa身為總理的無效性後,但根據年初大選結果Rajapaksa極有可能還會再次得到高位。

 

沃德:從過往資料中的知道中,我們能知道在直到上次總統大選前(2015),斯里蘭卡主要受總統的抉擇,而傾向於親中的一方,不只向中國貸款了數十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還由於難以還債,於是斯里蘭卡南部的漢班托塔深水港及周邊15000英畝土地轉租給中國,並且簽訂租期為99年。這對於已經債台高築的斯里蘭卡財政更加受到傷害,然而並非此項決定就是直接定調為一個錯誤的政策,原因在於當時斯里蘭卡剛結束內戰,急需基礎設施建設,而中國是當時唯一願意在斯里蘭卡投資的國家,因此,就以您的角度來看,這麼做值得嗎?

Djindege:由於在過往內戰中,印度的態度是站在於同屬泰米爾族群的角度,因此斯里蘭卡境內人民對於印度並非如此信任,而這間接的解釋為何在中印角逐之中,印度屈居下風的主因。再者,當時的Rajapaksa總統由於在內戰中採取血腥鎮壓,因此在國際上造受諸國的質疑,並且拒絕人權調查,而中國正好反以友善的態度去接納,因此導致國內政策大都具有傾中的立場。而這樣傾中的立場也間接促使斯里蘭卡對於台灣並非如此友善。

但是我認為雖然過於傾中的政策並非如此恰當,但仍有少許的基礎建設值得稱讚,但更多的是Matara機場、首都蓮花台電視塔以及南部高速公路,但這些建設都是另有所圖,而這些圖謀也導致斯里蘭卡的經濟身受中國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