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門下的非洲:6位攝影師的溫柔視角

1. Kadara Enyeasi, Nigeria

攝影是Enyeasi在茫茫社會中定位自己的媒介,透過藝術自像(performative self-portrait)從明暗、對立、剪影等各個角度來切入身體與心靈。三年來的自我剖析促成了他’Human Encounters’的作品集。

對Enyeasi來說,詩意往往透過一隻在海灘上被遺忘的鞋、在空中順風飛舞的塑膠袋或是隨意歪斜在牆面的梯子等生命中的日常,與他對話。

2. Lakin Ogunbanwo, Nigeria

Ogunbanwo從小就著迷於日常中的各式形狀與圖像,但直到2012年放棄國際法與外交學位才全心全意投入攝影創作,其神秘難以理解解的風格、夾雜著內隱政治嘲諷,讓他在國際上頗負盛名。

在‘Are We Good Enough’作品集中,他以著傳統帽子男人的赤裸背影,在紀錄各種不同奈及利亞部落間的花紋與色調的同時,向觀眾拋出問題「戴帽子的男人是誰?他又是怎麼看待他自己的?」不同花紋的帽子暗示著一位奈及利亞人在社會上的地位與年齡,一頂帽子可以看出很多事。

 

從一開始的單純誠實的紀錄物件本身,Ogunbanwo漸漸的意識到含括物件的世界整體,接下來,他想針對 ’coloured’  (有色)一詞是如何在南非社會裡描述混種的非洲人來進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