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專題

從虐童案談中國兒童人權

11月22日北京朝陽區公安機關接獲兒童家長集體報警,指控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涉嫌用針扎、餵食不明藥物、猥褻等方式虐待園內兒童,類似虐童事件在中國已非第一次發生,政府加強督導的舉措明顯未有效遏止對兒童的侵害,安全隱憂和人權保障的問題再度浮上檯面。

(圖片來源:中央社)

『保護兒童的安全網在哪?』

事實上,中國自2010年起,經媒體及網絡曝光發生在幼教機構的虐童或疑似虐童事件已超過60起,包括對兒童進行針扎、餵藥、毆打及猥褻等。中國沒有專門的兒童保護法律體系,僅有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也不具可操作性,只是原則性條款,法律責任不明確。此次引起社會關注的虐童案,揭露中國長期以來對於孩童安全與人權的忽視。從處理方式來看,比起改善國內托管環境和制訂保護兒童的法律,政府亟欲平息事件的態度與作為讓社會大眾更加擔憂,父母以為建構在安全網下的學校,其實隱藏各種未知的危險。

『兒童受性侵害統計』

在中國,2013年至2016年,審結猥褻兒童犯罪案件10782件,性侵害案件的「隱案比例」約為1:7,換言之,發生7起案件,只有1起進入司法程序;2016年全年媒體公開報道的性侵兒童案件433起,犯罪者以18到60歲的成年人居多,7成為熟人,其中又以「教師」的身分比例最高。當代表正義的司法體系和傳授知識的教育者們無法保護孩童不受性侵的傷害,甚至成為加害者,誰來保護他們呢?

(圖片來源:大紀元)

『留守兒童的受教權』

中國的戶籍制度將被戶口劃分為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進行分別管理,卻導致嚴重的「留守兒童」問題。「留守兒童」指父母進城打工而被留在農村的孩子,因為戶籍制度限制,農村孩子進入城市公立學校就讀的門檻高,也不能享有與城市戶口同等的社會福利與權利,大多被迫與父母長期分隔兩地。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布《2015年中國兒童人口狀況》報告中顯示,中國共有兒童2.71億人,留守兒童6,877萬人,相當於1/4的兒童總人口。留守兒童通常由祖父母代為教養,但祖父母多數年紀大體力不佳,無法投注龐大心力照料孩子,而農村的教育資源缺乏和祖父母的教育程度不高,使得留守兒童很難長期接受完整教育。

『童工問題』

去年,梨視頻公布一段江蘇常熟童工的實拍影片,揭露「童工」仍是政府尚待解決的長期問題。自2005年起,中國沿海地區因經濟發展需要大量勞工,部分企業為了降低成本,開始雇用廉價童工,龐大的需求形成童工買賣的產業鏈。面對童工問題,某些地方政府非但不重視其引發的社會問題,甚至視為滿足缺工的對策之一,而相關部門未盡監督檢查職責,法律對處罰也缺乏明確規範,經濟快速發展的美好願景下,童工問題的悲哀隱藏於陰影之中。

當國家持續發展,生活水平提升,人民追求更高層次的需求時,便會喚起社會的人權意識。從上述提到兒童性侵、受教權和雇傭問題可知,中國在兒童保護議題上仍有制度面和執行面上的缺失,期許政府積極發展經濟的同時,正視並改善國內兒童的人權。

資料來源:

https://goo.gl/8yYjJb 大紀元

https://goo.gl/fA8tWv 騰訊評論

—By 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