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專題

北京「低端人口」爭議

『事件爆發』

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發生一起19人死亡的火災,此事火災建築為典型集商家、倉儲和住宅為一體的建築,居住者多為農民工等中低收入者,因此又被稱之為「低端人口」。火災發生時建築內估計有四百多人,因為多為違章建築,因此實際上並不符合消防安檢等規章。

20日起,北京當局開始進行「安全隱患大整治」行動,主要針對此類建築清查,下令民眾限期撤離。因倉儲問題,物流業首當其衝,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網便宣布暫時停止北京的包裹運送。

(圖片來源:上報)

『爭議』

限期撤離的同時,將在期限時斷水、電,及停止供暖,此次影響估計多達十萬人受到影響,年齡層和影響範圍極廣。有公眾號發起慈善性提供暫時居住等服務,但文章被刪除。

此事引發新一波爭議,許多公眾號紛紛發聲,但多數被刪除;此外,也因為人口問題一直是北京當局亟欲控制的問題,導致人人自危。

就《路透社》報導這類型的行動是北京市人口控制計劃下的一部分,今後可能再度發生。據中國社科院統計外來人口占北京市人口的40%,約有823萬人,中央政府預計到2020年將北京市人口限制在2300萬。

且清查期間微信上流傳的文章中,也顯現出另一種立場:負責拆遷的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宣稱政府並非針對低端人口,而是為了捍衛北京市的安全,且早年已經公告違章建築需遷離等事項,如今發生大火,為維護群眾安全,更應該執行以免憾事發生。

(圖片來源:路透社)

『農民工議題』

此事受到影響者多為農民工及俗稱「打工」等移工,多屬低收入者,以下簡稱之農民工。

農民工多為外來人口,由各省分至北京,成為「北漂」的一份子。也因為農民工多數教育程度不高,多從事勞力型工作。就社會人口結構而言,確屬底層。

此次「低端人口」,不僅引發同從事勞力型工作者的恐慌,更使眾多北漂擔心自己可能成為下一波被清查的人口。對高層和底層的人口較無影響,但中階層民眾開始擔心的除了被迫離開北京之外,也擔心這些人口消失後的職業將由誰來接手。

農民工在北京有許多當局亟欲解決的問題,例如:多為人口黑戶、子女教育等。

部分農民工的工作性質較不穩定,許多並沒有提供五險一金(就差不多類似我們的勞健保),也因為戶口政策的關係,許多農民工其實在北京可以說是隱藏性人口。而農民工子女的教育也是一個問題,在六環附近有一些小規模的學校提供附近的小孩就學,但隨著年齡增長在教育資源上相對而言少了許多,比較無法與其他獲得較多資源的學生競爭。

此外,社會觀感,也是一個問題。

位於社會底層、常常因為做工所以看起來骯髒或因汗水導致體味等因素,在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時,時常攜帶大型多件行李。

雖然教育、職業與人品並不是直接相關,但這些外在因素使得他們成為不受社會重視的弱勢群體,在人權上也較為弱勢,發聲力量相對薄弱。

因此,這次事件引發了大眾對於農民工群體的關注,並使群眾對於北漂的農民工有更多的了解。然而隨著時間流逝,加上控管,後續事件也隨著熱度下降逐漸減少報導。

對北漂而言,擔心被迫離開北京成為他們心中的一個心中的隱憂。

對農民工而言,未來的生活該何去何從,是他們正在面對的問題。

對當局而言,如何在不引發民怨之下,處理違章建築、農民工的問題並同時合理控制人口,及做好相關配套措施,可能是北京需要面對並妥善處理的問題。

—By YE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