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國際不再恐同:國際『性』議題


【伊斯蘭世界 × 性議題】

2015年,聯合國開發計畫署公布該年度人類發展白皮書,其中在性別方面採用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 (GII),指數越高越不平等)以測量各國性別不平衡程度,其中中東以及非洲主要國家在評量上都是位居後段,而中東和伊斯蘭國家在排名上也多位於後段(但沙烏地阿拉伯排名38,伊朗排名69土耳其排名71),因此對於性別問題和伊斯蘭的關聯經常是外界以及學界所關注的重點,本次專題將從伊斯蘭對家庭關注、女性面紗以及父權結構來討論伊斯蘭在性別議題上是否陷入父權的刻板印象(註)。

 

一、 家庭關係:
一般對於伊斯蘭性別問題的主要批判多著重於家庭關係,認為伊斯蘭國家多是支持一夫多妻制,因此在性別結構上對女性是不利的。從歷史層面以及古蘭經來看,早期伊斯蘭對一夫多妻制的規範並非只是著重於男性福利,而是強調性別平等以及男女分工。由於早期中東地區就有一夫多妻的習慣,但往往對女性較為不利,因此伊斯蘭教主張男子如果要採取一夫多妻制,則需要平等對待每位妻子,並且在財產權上分配一定要平等。而從實務面而言,大多數平民並無法分攤較大的成本,因此一夫一妻制在伊斯蘭社會還是主流。
但這並不代表伊斯蘭對家庭規範沒有問題。傳統對性別的規範是奠基於男性作為經濟主要來源以及家庭照護者,因此女性應負責照護家庭。但在現代社會中,男女的經濟能力都大幅提升,但男性監護人制度(女性相關權利需要得到男性同意)的存在反而壓迫女性自主的能力。

 

二、 女性面紗:
面紗的問題是近年來比較受到關切的問題,穆斯林女性面紗的問題在歐洲面對較大的挑戰。對於穆斯林女性而言,面紗可能代表對於伊斯蘭的忠誠以及遵守,但對於歐洲而言,世俗化是歐洲社會的基本原則,宗教事務不能夠進入公共領域中,因此具有伊斯蘭意涵的Hijab、Burka等不同類型的伊斯蘭面紗被認定違反世俗化以及壓迫女性,在部分國家被加以禁止。
實際上面紗(Hijab)的發源並不是來自伊斯蘭及阿拉伯半島,反而是來自於伊朗高原以及東羅馬帝國,面紗習俗傳播到阿拉伯半島的上層社會,被認定為是區隔上層和下層社會的特徵而存在。但在伊斯蘭出現之後為強調平等而主張將面紗習俗通用至每個穆斯林女性上,同時藉由面紗來保障人身以及相關的安全。但在現代社會以及女性主義發展下,對於身體概念也開始轉變並挑戰傳統伊斯蘭規範,試圖尋求身體的自主性。

 

三、 父權結構:
在伊斯蘭世界中,穆斯林女性大約有65%的比例不識字或沒有接受基礎教育制度,而穆斯林男性則有40%。根據人類發展報告書,穆斯林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是低於24%,其中年輕女性的參與更是低於18%。因此在低經濟發展機會之下,女性經常是處於貧窮狀態,進而阻礙國家經濟發展。
根據半島電視台的專訪報導,女性的經濟參與若要解決,則需要挑戰傳統的伊斯蘭律法(Shariah)、家庭財產權以及教育制度。因而在伊斯蘭合作組織(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發展之下,提出女性進步行動計畫(Plan of Ac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Women,OPAAW)試圖在社會、經濟、文化等方面曾駕女性的權益以及賦權(empower)以對抗現有的父權壓力。

在當代伊斯蘭國家,保守的社會壓力仍對性別改革造成一定程度阻礙,但從歷史角度來看,伊斯蘭對於性別的規範並非一開始就是從保守的角度來出發,而是在不斷的社會演進下所產生出來的問題,因而只有透過社會對話才有改革的可能性。

註:父權及父權結構:源自女性主義的批評,其認為社會將性別依照男性、女性進行區分,並且認為具有陽剛氣質的男性具有支配的地位,同時作為家庭經濟責任的負擔者,女性被認為是從屬地位,負責家庭內部的事務。

 

新聞來源

goo.gl/AJT9GM 半島電視台

goo.gl/SVueVn 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書

goo.gl/wJ07aL 端傳媒

—By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