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專題:轉型與思考

228事件是台灣歷史長久揮之不去的傷痛,幾十年過去,經歷當時事件的一些人都已邁入高齡,他們有的沉默、有的仍舊義憤填膺。對於228事件的這些經歷者而言,還有對於整個國家而言,現今最重要的,便是讓歷史的真相被看清、保存,不能遺忘,也作為借鏡。

所以我們都在說「轉型正義」,簡單的說是對於過去國家對人民產生的歷史傷痛,予以彌補、檢討,並釐清歷史真相。

台灣在這方面還有持續進步的空間,在此,沃德希望藉由一些國外轉型正義的例子,提供給各位面對過去悲痛得更多思考。

圖片:ㄌㄌ

文字:Mark、Tim、毛毛、小地球

=========================

【非洲新加坡—盧安達:從對立到復甦】

一般大眾對於盧安達國家的印象多半是來自於電影〈盧安達飯店〉,電影敘述胡圖族的飯店經理如何在嚴重的內戰中搶救胡圖族和圖西族的難民。而現今盧安達的發展也絕非1994年國內嚴重內戰的情況,反而在近年來的穩定之下國家經濟有所發展,相對於其他周邊的非洲國家,盧安達也被比喻為「非洲新加坡」,同時政府也試圖透過草根的轉型正義來解決國內龐大受難者的問題,雖然不時仍被批評有人權問題,但相對於其他國家而言仍有和平穩定發展的希望。
一、盧安達大屠殺歷史脈絡:
盧安達問題可以追溯到19世紀,因為歐洲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擴張,試圖將世界各地納入殖民體制以擴大市場及解決強權問題,其中非洲便是列強的主要目標,在1884柏林西非會議之後,歐洲列強將非洲劃分為不同地區,除衣索比亞及賴比瑞亞外,其他現今所看到的非洲國家都被劃分為列強殖民地,其中劃分方式是依照利益取向,而非依照部族或文化,因此造成個非洲國家內具有不同部族。盧安達當時被劃分為德國的殖民地,作為德屬東非的一部份。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盧安達由比利時所控制,在比利時統治之下,對盧安達展開更為徹底的殖民統治,擴大原先的殖民教育和行政統治,同時因為先前柏林會議,將胡圖族和圖西族都納入同一個行政區塊,為方便分而治之(divide and rule),比利時政府授予圖西族較多的權力,同時透過身分證制度來標明胡圖和圖西族種族差異。在二次大戰過後,盧安達成為聯合國的託管地,以監督國家獨立過程,其中圖西族偏好維持現狀,而胡圖族則希望透過解放運動來取得自身的權力,因而在1959年發動盧安達革命,造成兩族嚴重傷亡,而胡圖族開始掌握政局,但國內對立仍然進行中,直到獨立之後未減。
1994年,盧安達總統Juvenal Habyarimana所乘坐的班機遭到擊毀,使胡圖族認為這是圖西族所策劃的攻擊,因此開始對圖西族及部分胡圖族展開大屠殺,在100日內大約有80-100萬人死亡。而後盧安達愛國陣線連同烏干達軍隊開進盧安達,才終止100日的屠殺,然而當時聯合國維和部隊雖然請求國際人道干涉,但因各方考量而選擇漠視。


二、盧安達轉型正義過程:
1998年,盧安達總統Pasteur Bizimungu主張採用盧安達傳統部族裁判體制Gacaca來解決各地受難者的正義問題。Gacaca為地方傳統仲裁機制,由不同家族推出共同耆老來裁判爭端,同時政府試圖重新修正制度以因應屠殺問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解決西方司法體制曠日廢時的問題,透過被害人和加害者的溝通達成諒解,來削減仇恨。到2012年所有爭端解決完畢,並且開始關閉各地的Gacaca制度。儘管有人權組織批評轉型正義過程仍然複製胡圖族結構,以及人權壓迫問題還在,但就近年觀察,盧安達仍然從對立之中有所復甦,社會經濟也開始增長,因此能夠為台灣及其他身陷嚴重對立國家作為參考。

資料來源:
故事 goo.gl/tesilv
關鍵評論網 goo.gl/Uy99kt
盧安達轉型正義 goo.gl/d3Hx15

三、議題反思:
1.按照國際法的原則,國家陷入內戰時,應該要將雙方視為交戰團體,而不能貿然介入,然則如果違背重大人權等問題,則國際社會是可以直接干涉。但在盧安達問題中,國際社會主要基於自身國家利益考量而選擇不介入內戰,顯示出國家利益是高於普世人權,因此在人權和國家利益間要如何取捨?
2.轉型正義牽涉到要對於加害者做出審判和裁決,然則在嚴重對立之下雙方都有一定支持者,而問題部分也是來自於殖民時期統治。因此究竟轉型正義要執行到哪個程度才能達到正義,同時又避免國內嚴重對立?

By: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