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烏崁村事件

今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而這一天,我們把眼光放到中國國內,
之前有「中國民主模範地」之稱的烏崁村,又再度爆發政權與人民的對抗。
究竟烏崁村是個怎樣的地方?又發生了什麼事?
讓我們一探究竟,並衷心期盼民主自由在中國
終有一天
能夠不被國家暴力所剝奪。

─小地球

設計:Carrot
文字:Mark

烏崁村經常被視為中國的民主模範之地,原因是烏崁村是中國地方基層首次採取西方式民主投票的地方,並被視為中國地方民主實驗的重鎮,對於中國決策者以及他國的政治觀察而言,烏崁鎮無疑會是重要的地方。

今年六月,中國當局逮捕烏崁村村委會書記林祖鑾(或林祖戀),強行從他自家住宅帶走,並和烏崁村民發生警民衝突。隨後廣東省陸豐市公安局指控林祖鑾涉嫌收賄,已被人民檢察院偵查並採取防制措施,此舉引起村民激憤,試圖上街抗議政府行為,但當地政府早已動員武警公安防備。而當事人林祖鑾和妻子楊珍在事發之前早已簽訂離婚協議書,時他仍堅信自身無罪。

9月8日,廣東法院判決林祖鑾《受賄罪》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成立,刑罰為有期徒刑3年1個月另加罰款20萬元人民幣。隨後地方警察突襲烏崁村並以「擾亂公共安全」為由逮捕部分村民。

(摘錄自關鍵評論網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49595

 

一、村民委員會及黨支部的出現:
1983年中共中央結束人民公社體制,採取「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包產到戶),地方基本經濟單位由原來的人民公社變成個別農戶,使農人具有自主生產經營的權利。但因為基礎的公社、生產大隊受到架空,社會處於較混亂狀態,而廣西宜山、羅山兩縣率先於1980年底成立「村民委員會」,最初是維持治安,而後自治範圍也較廣,此建制也開始擴散到中國其他省分,1982年憲法確認村委會的法律地位:村委會為農村基層群眾自治組織,村委會的主任、副主任及委員由村民選舉產生。1987年全國人大通過村委會組織辦法,於1998年通過修訂版本,明定村委會委員由農民選舉產生,任期3年。同時因為中共政治體制是以黨領政,因此實際上權力核心還是在村黨支部手中,黨支部書記實際上控制整個村委會。

二、村委會選舉:
村委會的選舉是採取直接選舉,1979年中國修法將直接選舉擴大到縣級,且採取秘密投票的方式。而選舉程序為:確立村選舉的領導班子,隨後政府進行動員已確定候選人,在進入投票階段。
(參考楊光斌,《中國政府與政治導論》)

2011年9月,廣東省陸豐市烏崁村民因為質疑村官參與非法土地買賣而在

林祖鑾的領導之下上街頭抗爭,而後警方逮捕5位抗爭村民,其中一位村民薛錦波在被關押三天之後「非正常」死亡。此事件引起更大規模的抗爭,並引起國內外各大媒體的關注,而後廣東當局妥協,決定處分相關官員、改組村委會以及發放撫慰金以平息事端,特別注意的是,當時廣東副省委書記朱國明也是相當同情村明的立場,因此事情發展不致於過度惡化。此事件之後,烏崁村的民主投票及治理方式被認為是中國基層政治的里程碑。

但是就後續發展來看,烏崁村的民主治理仍不盡理想,因為最初烏崁村面臨的問題是土地非法買賣及徵收,而管理土地的最終裁決權還是在上級政府,因此即使透過基層政治選舉選出新一波的地方代表,仍然沒有辦法達成最終目的;此外,基層選舉內部內鬨也是相當嚴重,加上村民對新村民代表的無作為不滿,也是失敗的原因之一。究其根本原因還是中央政府並沒有對地方權力下放,在一黨專政和以黨領政的治理之下,黨內職位才是權力的根本,因此由下而上的政治改革還是難以撼動中國政治體制。

(參考:BBC中文網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4/04/140401_wukan_election

烏崁村事件的其中一個議題是對於民主制度的引進和省思。而中國政府因為近數十年來經濟成長速度大幅躍進,整體綜合國力也大幅上升,因此對於世界各國來說,「中國模式」似乎也是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另類選擇。

而西方自由民主國家進入了21世紀之後紛紛面臨的諸多政治經濟社會的問題,以至於在近年來國內極右派或傾向法西斯的政黨、政治團體興起,開始挑戰社會主流價值觀以及社會正義的概念,使人認為西方自由民主已經開始退潮,因此對於政治制度也開始省思。

同時在習近平執政之下,開始大談「中國夢」概念,試圖將中國的文化或軟實力輸出到世界各地建構出中國的另類形象,而中國向來的人權問題及程序正義問題卻反會被經濟及物質力量的高度成長給覆蓋住而被忽略掉。烏崁村作為中國民主實驗的基地的失敗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中國內政上的集權及轉向。